装备制造
交通物流
文化艺术
展示传媒
产业园区
旅游商贸
联系信息

oa地址:上海市创智天地

e-mailyidaiyilu@qq.com

新浪微博号:@一带一路
腾讯微信号:yidaiyilu
百度贴吧号:一带一路
环企业借“一带一路”走出去
部委联合发布的《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》(下称“‘一带一路’规划”)中,环保产业作为相互投资的领域再次受到业界关注。

“其实我们这几年一直有想法走出去,想要收购一些环保企业,我们的团队也已经去过好多次。现在如果有相应的配套细则,对我们的合作会有巨大的推动。”永清环保 (300187.SZ)董事长刘正军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,公司在“一带一路”上一些发达国家的收购项目已经进入了最后的谈判阶段,他希望配套细则能更快落实,非常期待类似于零关税这样的开放投资政策以及更少的管制和壁垒。

工程和技术输出

“《行动》从战略层面、顶层架构方面进行了一个很有力的导向,对中国环保产业肯定有实实在在的助推作用,双方在各自的细分行业、技术、成本等领域都可以有合作。”刘正军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,他们经常会去“一带一路”的沿线区域看项目,和当地的互动很多。

“中国企业在环保工程施工等领域有成本优势,特别是类似于脱硫脱硝除尘的大气处理设备、工程,以及污水管网领域已经达到了相应的技术水平,而成本又比欧洲等一些发达国家低。”他认为,尽管个别发展中国家也有巨大的潜在市场,但他们对履约能力、政策稳定性有些顾虑,因而将更多目光聚焦在发达国家。

首创股份(600008.SH)副总经理曹国宪告诉记者,“一带一路”包括的国家有环保技术非常先进的,比如德国和芬兰;也有环保产业不发达的地区,比如中亚、中东等地区。“新老问题复杂多样,区域型环境污染应对难度很大,局部地区长期超过环境承载能力等需要下大力进行治理和修复。”

他表示,首创一直在开拓东亚、东南亚国家和地区水务和固废处理市场,推动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印尼等国的水务及垃圾处理设施投资建设,挖掘越南、老挝、柬埔寨、泰国、缅甸等东南亚国家环境产业市场的投资机会。

曹国宪认为,中国环保产业的工程和技术输出会有更多作为。“以中国城市垃圾处理技术为例,中国因幅员辽阔区域差异等原因,在这方面技术上有后发优势,综合了多个国家在垃圾处理领域上所拥有的技术专长,未来在国际市场上具有较强的竞争力。”

“目前有一些市政环保类的企业已经在马来西亚、印度尼西亚、东南亚等地有初步的布局,一些上市公司像北控、桑德都会往这方面发展。”E20研究院产业研究执行院长薛涛对本报记者表示,中国企业在一些市政基础设施,类似污水厂管网建设运行、垃圾处理厂等领域的投资能力、工程能力比较有优势,成本和运营能力类似高铁,已经有了比较优势,但在工业治理领域,受制于技术水平等因素,可能还有一段时间。

“中国市政领域行业聚集度较高,走出去能力相对较强,人才多、对金融熟悉、国际化程度相对高,而我们治理工业污染的环保、设备制造公司属于比较低级的水平,对它来说做国际化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国际能力的培养。”薛涛说。

国工商联环境服务业商会此前给本报记者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,我国炉排炉垃圾焚烧技术已实现国产化,超滤膜水处理技术位居领先,在污水处理、再生水利用、海水淡化、污泥处置、垃圾焚烧以及烟气脱硫脱硝等方面,积累了丰富的建设运营经验,拥有了门类齐全、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装备。

应变国际环境

桑德集团董事长文一波早先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,尽管桑德在2009年就迈出了国际化的第一步,但每一个项目都比较复杂,比如之前一直在跟的一个印尼大型供水的PPP项目经过五六年间的数次启动和中断招投标。

“其实这种情况在国际市场,特别新兴市场经常出现。一方面他们的基础设施缺口比较大,也很想做,但另一方面他们的政策法律法规还有行业的基本情况还不太清楚。很多问题没有理顺,就到国际公开招标,做了一半之后发现启动条件有问题,又要重新调整,然后重新启动的时候认为没有问题了,但做到一半,投标人提问题,还是发现有很多新的问题。”文一波认为,对中国企业来说,就像国外的公司进入中国一样,前期需要有引导,参与规则制定。

上海济邦咨询公司董事长张燎认为,国际业务与国内业务相比最大的区别是,在一个政治法律制度、行业标准及服务对象完全不同的环境中,找到赢利可期、风险可控的商业模式,比国内要困难很多。

曹国宪也对记者表示,沿线各国就经济发展战略和对策的交流对接,需要共同制定推进区域合作的规划和措施,期间需要协商解决的问题很多,打破地方保护主义具有挑战。